席慕容作品选

微课程  加入时间:2011/10/5 19:04:50     点击:6298

 作者简介

  

席慕蓉

席慕蓉的全名是穆伦·席连勃,意即大江河,“慕蓉”是“穆伦”的谐译1943年公历10月15日生于重庆城郊金刚坡,祖籍内蒙古察哈尔盟明安旗,1949年迁至香港,幼年在香港度过,后随家飘落台湾,13岁时在日记中写诗,1956年入台北师范艺术科,1964年到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学院进修,入油画高级班。1966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学院。1969年以萧瑞为笔名,在台湾《中央副刊》发表作品。七月回台湾,任教新竹师专美术科。其后数年间应邀参加多次省级及国际性之美展。并以萧瑞、漠蓉、穆伦·席连勃等笔名投稿,作品多为散文。1970年以穆伦为笔名,在《联合副刊》发表作品。1977年10月在皇冠杂志上开设《诗的画,画的诗》专栏。1981年,台湾大地出版社出版席慕蓉的第一本诗集《七里香》,还有著名的散文集《芊芊芳草》1989年九月前往父亲及先母的家乡,初见蒙古高原。1987年一月诗集《时光九篇》由尔雅出版社出版。1990年7月散文集《我的家乡在高原上》由圆神出版社出版,同时亦出版编选之蒙古现代诗选《远处的星光》。1997年散文集《生命的滋味》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席慕蓉十四岁起致力于绘画,曾任台湾新竹师范学院教授多年,至今仍视之为主要职业。作为专业画家,席慕蓉曾在国内外个展多次,曾获比利时皇家金牌奖、布鲁塞尔市政

  

席慕蓉

府金牌奖、欧洲美协两项铜牌奖、金鼎奖最佳作词及中兴文艺奖章新诗奖等。写诗只是作为累了一天之后的休息。她写诗,为的是“纪念一段远去的岁月,纪念那个只曾在我心中存在过的小小世界”。一个“真”字熔铸于诗中而又个性鲜明。在她的诗中,充满着一种对人情、爱情、乡情的悟性和理解。著作有诗集、散文集、画册及选本等五十余种,读者遍及海内外。近十年来,潜心探索蒙古文化,以原乡为创作主题。2002年受聘为内蒙古大学名誉教授。新作《席慕蓉和她的内蒙古》即用优美的文字和亲手拍摄的照片,记录了席慕蓉自1989年与“原乡”邂逅后,17年来追寻游牧文化的历程。

 

  剖析自己写诗的历程,席慕蓉对记者说:“年轻时因寂寞而写诗,或许是一种对美的渴望;年纪稍长,因无法平抚心中的骚动而写诗;初老时,因惆怅而写诗,人也因此变勇敢了。”席慕蓉流连在诗的国度,“一首诗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世界”。对于时间的流逝,对于生命的感动,还有许许多多生活中难于表述却又感怀于心的东西,席慕蓉觉得只能以诗来表达。“诗能说清楚的事情,平时却怎么也说不清。”写《七里香》时,正是席慕蓉一生中最安静的时刻,那是读书,恋爱,结婚,生子及只有一点点乡愁的年岁,感觉灵敏而纯粹,是生命最清灵的时刻。《七里香》诗中的白描插图,也是她哄孩子睡觉时画的。一支钢笔、一本本子,搁在床边,随时随地地画。小孩子们也特别安静,看到他们的妈妈拿着笔,就很满足地睡着了。一直到现在,回头再看自己的旧作,席慕蓉仍然为自己感到庆幸。“幸好我在36岁的时候写出了《七里香》,我庆幸在我要写的时候写了出来。不少人都会悔其少作,但我没有,我觉得幸运的是,在我走过来的路上,留下了《七里香》。”记者问席慕容,当初写下这些诗,是因为生命的富足,还是对爱的渴望?席慕蓉一脸满足:“应该是生命的富足。”

 

 

 

 

 

散文

                                                                              淡淡的花香

    曾经有人问过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植物?为什么总喜欢画花?

    其实,我喜欢的不仅是那一朵花,而是伴随着那一朵花同时出现的所有的记忆,我
喜欢的甚至也许不是眼前的大自然,而是大自然在我心里所唤起的那一种心情。

    今天,我从朋友那里听到了一句使我动心的话,他说:

    “友谊和花香一样,还是淡一点的比较好,越淡的香气越使人依恋,也越能持久。”

    真的啊!在这条人生的长路上,有过多少次,迎面袭来的,是那种淡淡的花香?有
过多少朋友,曾含笑以花香贻我?使我心中永远留着他们微笑的面容和他们的淡淡的爱
怜。

    恐怕要从那极早极早的时刻开始追溯吧。
 

 


                                                    小卫兵

    幼年时的记忆总有些混乱,大概是因为太早入学的关系,记得是五岁以前,在南京。

    只因为姐姐上学了,我在家里没有玩伴,就把我也送进了学校,想着是姊妹一起,
可以有个照顾,却没料到分班的时候,我一个人被分到另外一班。

    不到五岁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无能是因为年龄的幼小,却只以为是自己笨。所有
同学都会的东西,我一样也不会,他们都能唱的歌,我一句也跟不上,一个人坐在拥挤
的教室里,却觉得非常寂寞。

    总是盼望着放学,放学了,姐姐就会来接我,走过学校旁边那个兵营的时候,假如
是那个小卫兵在站岗,他就一定会送我一朵又香又白的花朵。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众多的放学回家的孩子里,他会单单认出
了我,喜欢上我,在那整整一季花开的季节里,为我摘下,并且为我留着那一朵又一朵
香香的花,在我经过他岗亭的时候,他就会跑出来把那朵花放到我的小手上。

    已经忘了他的面貌了,只记得是个很年轻的卫兵,年轻得有点象个孩子。穿着过大
极不合身的军服,有着一副羞怯的笑容,从岗亭里跑出来的时候,总是急急忙忙的。

    花很大很白又很香,一直不知道是哪一种花,香味是介乎姜花和鸡蛋花之间的,这
么多年了,每次闻到那种相仿佛的香味时,就会想起他来。

    想起了那一块遥远的土地,想起了那一颗寂寞的心。

    想起了我飘落的童年,离开南京的时候,没有向任何一个玩伴说过再见。

 



                                   高吉

    想起高吉,就想起那些水姜花。

    在北师艺术科读书的时候,高吉是我同届普通科的同学。

    我们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才开始熟识起来的,每天在上晚自习之前,坐在二楼教室走
廊的窗前,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一面说一面笑,非要等到老师来干涉了,才
肯乖乖地回到各自的教室里去做功课。

    那个时候,有些同学已经在交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然而,在我和高吉之间,却是
一种很清朗的友情。大概是一起编过校刊之类的,我们彼此之间有着一种共事的感觉,
谈话的内容也是极为海阔天空。

    日子过得好快,毕业旅行、毕业考,然后就毕业了。整个七月,我都待在木栅乡间
的家里,每天都喜欢一个有在山上乱跑。

    有一天上午,高吉忽然和另外一个同学来到我家找我。在我家门前,两个高大的男
孩子竟然害羞起来,站在院墙外不敢进来,隔着一大块草坪远远地向我招呼。

    父亲那天正好在家里,坐在客厅落地窗内的他似乎很吃惊,不知该怎样应付这件对
他来说是很意外的事情。对他来说,我似乎还应该是那个傻傻的一直象个小男孩的“蓉
儿”;怎么冷不提防地就长大了,并且竟然是个有男孩子找上门来的少女了呢?

    我想,父亲在吃惊之余,似乎有点恼怒了,所以,他冲口而出的反应是:

    “不行,不许出去。”

    可是,那一天,刚好德姐也在家,她马上替我向父亲求情了:

    “让蓉蓉去吧,都是她的同学嘛!”

    我一直不知道是因为德姐的求情还是因为父亲逐渐冷静下来的结果,但是在当时,
快乐的我是来不及去深究的,在父亲点过了头之后,我就连忙穿上鞋子跑出去和他们会
合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高吉。

    那天我们三个人跑到指南宫的后山去,山上的溪水边长满了水姜花,满山都充满着
那种香气。高吉说他要回金门去教书了,我说我也许可以保送上师大,那天天上有很多
朵云,在我们年轻的心胸里,也有着许多缥缈的憧憬,我们相互祝福,并且约好要常常
写信。

    但是,两个人分别了之后,并没有交换过任何的讯息,我终于知道了他的讯息是在
二十多年之后,在报上看到金门的飞机失事,他在失事的名单里,据说是要到台湾来开
会,已经是小学校长了。

    在报上初初看到他的名字,并没有会过意来,然后,在刹那之间,我整个人都僵住
了。对我来说,一直还是那样年轻美好的一个生命啊!这样的结局如何能令人置信呢?

    “高吉,高吉,”我在心里不断地轻轻呼唤着这个名字。在这个时候,那一年所有
的水姜花仿佛都重新开放,在恍惚的芳香里,我听任热泪奔流而下。

    我是真正疼惜着我年轻时的一位好朋友啊!

 



                                                                    野生的百合

    那天,当我们四个有在那条山道上停下来的时候,原来只是想就近观察那一群黑色
的飞鸟的,却没想到,下了车以后,却发现在这高高的清凉的山上,竟然四处盛开着野
生的百合花!

    山很高,很清凉,是黄昏的时刻,湿润的云雾在我们身边游走,带着一种淡淡的芬
芳,这所有的一切竟然完全一样!

    所有的一切竟然完全一样,而虽然那么多年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连我心里的感觉竟
然也完全一样!

    我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同行的朋友,这眼前的一切和我十八岁那年的一个黄昏有着多
少相似之处。一样的灰绿色的暮霭、一样的湿润和清凉的云雾、一样的满山盛开的洁白
花朵;谁说时光不能重回?谁说世间充满着变幻的事物?谁说我不能与曾经错过的美丽
再重新相遇?

    我几乎有点语无伦次了,朋友们大概也感染到我的兴奋。陈开始攀下山岩,在深草
丛里为我一朵一朵地采撷起来,宋也拿起相机一张又一张地拍摄着,我一面担心山岩的
陡削,一面又暗暗希望陈能够多摘几朵。

    陈果然是深知我心的朋友,他给我采了满满的一大把,笑着递给了我。

    当我把百合抱在怀中的时候,真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快乐和满足。

    一生能有几次,在高高的清凉的山上,怀抱着一整束又香又白的百合花?

    多少年前的事了!也不过就是那么一次而已。也是四个人结伴同行,也是同样的暮
色,同样的开满了野百合的山巅,同样的微笑着的朋友把一整束花朵向我送了过来。

    也不过就是那么一次而已,却从来不会忘记。

    令人安慰的就是不会忘记。原来那种感觉仍然一直深藏在心中,对大自然的惊羡与
热爱仍然永远伴随着我,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经历过多少沧桑世事,可喜的是那一
颗心却幸好没有改变。

    更可喜的是,在二十年后能还再重新来印证这一种心情。因此,在那天,当我接过
了那一束芬芳的百合花的时候,真的觉得这几乎是我一生中最奢侈的一刻了。

    而这一切都要感激我的朋友们。

    所以,你说我爱的是花吗?我爱的其实是伴随着花香而来的珍惜与感激的心情。
   
    就象我今天遇见的这位朋友,在他所说的短短一句话里,包含着多少动人的哲思呢?

    我说的“动人”,就如同几位真诚的朋友,总是在注意着你,关怀着你,在你快乐
的时候欣赏你,在你悲伤的时候安慰你,甚至,在向你揭露种种人生真相的时候,还特
意小心地选择一些温柔如“花香”那样的句子,来避免现实世界里的尖锐棱角会刺伤你;
想一想,这样宽阔又细密的心思如何能不令人动容?

    我实在爱极了这个世界。一直想不透的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对我总是特别仁慈?为
什么我的朋友都对我特别偏袒与纵容?在我往前走的路上,为什么总是充塞着一种淡淡
的花香?有时恍惚,有时清晰,却总是那样久久地不肯散去?

    我有着这么多这么好的朋友们陪我一起走这一条路,你说,我怎么能不希望这一段
路途可以走得更长和更久一点呢?

    也就是因为这样,我竟然开始忧虑和害怕起来,在我的幸福与喜悦里,总无法不掺
进一些淡淡的悲伤,就象那随着云雾袭来的,若有若无的花香一样。

    然而,生命也许就是这样的吧,无论是欢喜或是悲伤、总值得我们认认真真地来走
上一趟。

    我想,生命应该就是这样了。

 

                                                                            写给幸福

                                   翠鸟

    夏日午后,一只小翠鸟飞进了我的庭园,停在玫瑰花树上。我正在园里拔除杂草,
因为有棵夜百合花挡在前面,所以小翠鸟没看见我,就放心大胆地啄食起那些玫瑰枝上
刚刚长出的叶芽来了。

    我被那一身碧绿光洁的羽毛震慑住了,屏息躲在树后,心里面轻轻地向小鸟说:
“小翠鸟啊,请你尽量吃吧。只求你能多停留一会儿,只求你不要太快飞走。”

    原来在片刻之前还是我最珍惜的那几棵玫瑰花树,现在已经变得毫不重要了。只因
为,嫩芽以后还能再生长,而这只小翠鸟也许一生中只会飞来我的庭园一次。

    面对起这一种绝对的美丽,我实在无力抗拒,我愿意献出我的一切来换得它片刻的
停留。

    对你,我也一直是如此。

                                   喜鹊

    在素描教室上课的时候,我者见两只黑色的大鸟从窗前飞掠而过。

    我问学生那是什么?他们回答我说:

    “那不就是我们学校里的喜鹊吗?”

    素描教室在美术馆的三楼,周围有好几棵高大的尤加利和木麻黄,茂密的枝叶里藏
着很多鸟雀,那几只喜鹊也住在上面。

    有好几年了,它们一直把我们的校园当成了自己的家。除了在高高的树梢上鸣叫飞
旋之外,下雨天的时候,常会看见它们成双成对地在铺着绿草的田径场上慢步走着。好
大的黑鸟,翅膀上镶着白色的边,走在地上脚步蹒跚、远远看去,竟然有点象是鸭子。

    有一阵子,学校想重新规划校园,那些种了三十年的木麻黄与尤加利都在砍除之列。
校工在每一课要砍掉的树干上都用粉笔画了记号。站在校园里,我象进入了阿里巴巴的
童话之中,发现每一棵美丽的树上都被画上了印记,心里惶急无比,头一个问题就是:

    “把这些树都砍掉了的话,要让喜鹊以后住在那里?”

    幸好,计划并没有付诸实现,大家最后都同意,要把这些大树尽量保留起来。因此,
在建造美术馆的时侯,所有沿墙的大树都被小心翼翼地留了下来,三层的大楼盖好之后,
我们才能和所有的雀鸟们一起分享那些树梢上的阳光和雨露。

    上课的时候,窗外的喜鹊不断展翅飞旋,窗内的师生彼此交换着会心的微笑。原来
雀鸟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我们肯留下几棵树,只要我们不去给它们以无谓的惊扰,美丽
的雀鸟就会安心地停留下来,停留在我们的身边。

    而你呢?你也是这样的吗?

                                 透明的心

    陪母亲去医院做复健治疗,是我没课的日子里一定会去做的工作。

    尽管外面阳光普照,医院里仍然有股隐隐的寒意,生病的朋友遇见了也会打个招呼,
他们的脸色总是比平时的要阴暗多了。

    一个实习的小护士走过无人的长廊,两边的落地玻璃窗把阳光带了进来,铺在光滑
的磨石子地上,划出一个个的方格。穿着浅蓝色衣裙的小护士忽然微笑了,踮起脚尖开
始在这些方格里玩起跳房子的游戏,一路向走廊这头跳了过来。

    我就站在走廊的这一端,心中能完全感觉到她的欢喜。是啊!小女孩,快摆脱掉那
些病房里的疾病与痛苦吧,在这个有阳光的长廊上,年轻的你有着一切感受快乐与幸福
的权利。

    我安静地站在满头白发的母亲身后,随着她缓慢的脚步往前走去,长廊外,新长出
来的叶子在阳光里竟然是完全透明的。

    在你的凝视之下,我多希望我也能有一颗完全透明的心。

                                   独木

    喜欢坐火车,喜欢一站一站的慢慢南下或者北上,喜欢在旅途中间的我。

    只因为,在旅途的中间,我就可以不属于起点或者终点,不属于任何地方和任何人,
在这个单独的时刻里,我只需要属于我自己就够了。

    所有该尽的义务,该背负的责任,所有该去争夺或是退让的事物,所有人世间的牵
牵绊绊都被隔在铁轨的两端,而我,在车厢里的我是无所欲求的。在那个时刻里,我唯
一要做也唯一可做的事,只是安静地坐在窗边,观看着窗外景物的交换而已。

    窗外景物不断在变换,山峦与河谷绵延而过,我看见在那些成林的树丛里,每一棵
树都长得又细又长,为了争取阳光,它们用尽一切委婉的方法来生长。走过一大片稻田,
在田野的中间,我也看见了一棵孤独的树,因为孤独,所以能恣意地伸展着枝叶,长得
象一把又大又粗又圆的伞。

    在现实生活里,我知道,我应该学习迁就与忍让,就象那些密林中的树木一样。可
是,在心灵的原野上,请让我,让我能长在一棵广受日照的大树。

    我也知道,在这之前,我必须先要学习独立,在心灵最深处,学习着不向任何人寻
求依附。

                                   白帆

    可是,我如何能做到呢?如何能不寻求依附?在我的心里,不是一直有着你吗?

    你是一艘小小的张着白帆的船,停泊在我心中一个永不改变的港湾。

    我对你永远有着一份期待和盼望。

    在年轻的时候,在那些充满了阳光的长长的下午,我无所事事,也无所怕惧,只因
为我知道,在我的生命里,有一种永远的等待。挫折会来,也会过去,热泪会流下,也
会收起,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气馁的,因为,我有着长长的一生,而你,你一定会来。

    今天,阳光仍在,我已走到中途。在曲折颠沛的道路上,我一直没有歇息,只敢偶
尔停顿一下,想你,寻你,等你。

    雾从我身后轻轻涌来,目光淡去,想你也许会来,也许不会,开始害怕了。

    也开始对一切美丽的事物怜爱珍惜。不管是对一只小小的翠鸟,或是对那结伴飞旋
的喜鹊;不管是对着一颗年轻喜乐的心,或是对着一棵亭亭如华盖的树;我总会认真地
在那里面寻你,想你也许会在,怕你也许已经来过了,而我没有察觉。

    日子在盼望与等待中过去,总觉得你好象已经来过了又好象始终还没有来,你到底
在什么地方呢?你到底是一种什么模样呢?

    总有一天,我也会象所有的人一样老去的吧?总有一天,我此刻还柔软光洁的发丝
也会全部转成银白,总有一天,我会面对着一种无法转寰的绝境与尽头;而在那个时候,
能让我含着泪微笑地想起的的,大概也就只有你只是你了吧?

    还有那一艘我从来不曾真正靠近过的,那小小的张着白帆的船。

卷一 七里香


    在那样古老的岁月里
    也曾有过同样的故事
    那弹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岁吗
    还是说 今夜的我
    就是那个女子


    七里香

    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而沧桑的二十年后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1979.8.

    成熟

    童年的梦幻褪色了
    不再是 只愿做一只
    长了翅膀的小精灵

    有月亮的晚上
    倚在窗前的
    是渐呈修长的双手
    将火热的颊贴在石栏上
    在古长春藤的荫里
    有萤火在游

    不再写流水帐似的日记了
    换成了密密的
    模糊的字迹
    在一页页深蓝浅蓝的泪痕里
    有着谁都不知道的语句

      1959.8.18.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1980.10.4.

    古相思曲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暮与朝
      ——古乐府

    在那样古老的岁月里
    也曾有过同样的故事
    那弹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岁吗
    还是说 今夜的我
    就是那个女子

    就是几千年来弹着箜篌等待着的
    那一个温柔谦卑的灵魂
    就是在莺花烂漫时蹉跎着哭泣的
    那同一个人

    那么 就算我流泪了也别笑我软弱
    多少个朝代的女子唱着同样的歌
    在开满了玉兰的树下曾有过
    多少次的别离
    而在这温暖的春夜里啊
    有多少美丽的声音曾唱过古相思曲

      1979.7.

    渡口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年华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1979.

    祈祷词

    我知道这世界不是绝对的好
    我也知道它有离别 有衰老
    然而我只有一次的机会
    上主啊 请俯听我的祈祷

    请给我一个长长的夏季
    给我一段无瑕的回忆
    给我一颗温柔的心
    给我一份洁白的恋情

    我只能来这世上一次 所以
    请再给我一个美丽的名字
    好让他能在夜里低唤我
    在奔驰的岁月里
    永远记得我们曾经相爱的事


    异域

    于是 夜来了
    敲打着我十一月的窗
    从南国的馨香中醒来
    从回家的梦里醒来
    布鲁塞尔的灯火辉煌

    我孤独地投身在人群中
    人群投我以孤独
    细雨霏霏 不是我的泪
    窗外萧萧落木

 





 


 打印本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柴春泽 版权所有
维护制作:峰泰网络 技术支持:0476-5881999